剧透的艺术

作  者:马伯庸
——————————————————————————–
也许还有人没看过,哈哈。 刚才提到泄底的话题,就想起这个来了…… 也转到豆瓣上让大家乐乐XD
提示:本文含大量剧泄,没看过《第六感》《少年金田一》《哈里波特与混血王子》《无人生还》《达芬 奇密码》…… …… 《三国演义》等… 的,慎读
提示:本帖回复中涉及《剪刀男》相关,没读过《剪刀男》的同学建议 飞速略过……

剧透的艺术
作 者:马伯庸

这世界有许多种艺术,有的让人流泪;有的让人流血;有的让人流汗;也有的艺术让人先流泪,再流汗, 最后流血;也有的艺术让人先流血,再流汗,再流泪——当然,后两者不再讨论范围之内。

怀尔特·斯杜尔勋爵在他那本名声昭著的《论 我们时代的精神》给剧透作了一个定义:“剧透是一种高雅、精致的,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沃纳·海森堡在《哥本哈根:我与玻尔不得不说得故事》里也提到: “我对核裂变原理的灵感,完全得益于剧透这一种智慧体操。剧透和核裂变的原理基本一样:用剧透去撞击阅读的乐趣,让它裂变,并释放出双倍剧透的乐趣。”

如你所见,以上的名人名言均属伪造,但这并不影响剧透的正当性。

那么,什么是剧透呢?

是 在1977年5月25日的美国37家电影院前高举着牌子,告诉每一个买票的人:“黑勋爵是卢克的爸爸,他后来死了。”

是在 1980年春节前夜的中国大陆,用大喇叭在胡同里用最大分贝拜完年以后说:“许文强一出门就被乱枪打死。”

是在1999年《第六 感》放映到一半的时候,对还在同情汤尼-科莱特的观众说:“死的其实是布鲁斯-威利斯。”

是在1993年蹲在租漫画店门口,告诉 手里捧着《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的幸福少年们说:“悲恋湖杀人事件的凶手是远野英治,他没死,后来在《黑死蝶》里又出现了。”

是在 2004年用群发EMIAL的形式告诉邮件列表里的每一个人:“圣杯就在卢浮宫里,耶稣有后裔,是索菲娅。”

是在2005年拿到 首发的《哈里波特与混血王子》以后,先翻开目录页,然后打电话给等待中文版的朋友:“邓不利多死了。”

关于哈里波特,我有一位罗 姓朋友作的更绝,他把自己的MSN名字改成“邓不利多死了”,然后不停地上线和下线。于是所有人——包括完全不想被剧透的不幸人们——悲哀地看着屏幕上 MSN提示窗口反覆提示“您的朋友‘邓不利多死了’已经上线……”

可见,神圣的剧透并不违背道德,事实上它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道德 境界:剧透把真相带给人类——只不过时间稍微提早了那么一阵罢了。当对方知道情节后那一瞬间的错愕,真的,没有比这更好的奖赏了,之前为了提前知道剧情而 付出的一切辛苦都得到了回报。阿门。

从广义的范围来说,耶稣是第一个剧透者,他剧透了自己在未来的死亡,但是他还不够彻底;而流 传最广泛的剧透者并不是我、罗姓朋友、祝姓朋友或者任何一个单独的个人,而是一个巨大的团伙:他们每天靠剧透为乐,并在各地设置分部,让所有的人都第一时 间被剧透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中国电视报》剧情简介栏目。

没有什么比推理和悬疑更怕剧透了,它们就想是雪人畏惧太阳 一样畏惧剧透。我至今还记得我的第一次是在中学时。

那是一个夏日的黄昏,我的一位初中女同学一个人在教室里安静地翻阅着书卷,齐 耳的短发,细腻修长的手指轻轻搁在散发着香气的书页上。夕阳轻柔地照进来,把一切都涂成金黄色,蝉鸣声声。

我抨然心动,带着笑容 走过去,向她问候:“你好。”她抬起头来,露出文静的微笑:“你好。”我注意到了书名是《十个小印地安人》。

“你第一次看?”

“嗯,刚开始看。”她有些羞涩地点了点头,面色微红。

“法官后来死了,但他是凶手”

我平 静地说完,以后扬长而去。

而剧透党的敌人则是动作片。比如《虎胆龙威》系列,这几乎没什么可透的,人人都知道布鲁斯·威利斯最后 会胜,但在那之前会被敌人打成狗。《007》系列也是没什么能透的,人人都知道他会在开头日一个女人,在结尾时日一个女人,在中间日许多的男人。至于《洛 奇》系列,你剧透以后对方的唯一冷漠回应就是:“哦,那家伙又上场了么?”

每一篇哲理性的短文,都会以一个发人深省的小故事结 束,我也不例外。这个故事很短,但是很悲伤——我保证它就和《读者》里的小故事一样感人肺腑。

故事的主角是我的一位朋友。出于隐 私考虑,我不能透露李霁的姓名,姑且称他为A吧。A是个住在新疆的汉人,北京读书,每年回家要坐上五十几个小时火车。

有一次聚 会,A在席间忽然感慨,说现在市面上没有任何一种电子娱乐设备能够支撑全程,所以他决定今年回家带一些耐读的书。我们问他选了什么书,A回答说《三国演 义》。

“什么?你竟然还没看过《三国演义》?”

“没怎么认真读过……”A老实地答道,浑然不觉他已经唤 醒了恶魔。

周围所有的人眼睛都红了,大家彼此对视了一番,一起对他笑眯眯地说:“你知道吗?诸葛亮后来死了。”

“我知道!”A完全抓狂了,他泪雨滂沱。

我从来没如此快乐过,原来《三国演义》也是可以剧透的。

作者: 投稿者(Guest)

本账号专门用于发表“转载资料”以及读者的投稿

2 thoughts on “剧透的艺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