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INK 攻略流程-日记版

在百度贴吧上看到一篇uplink流程,写的很好,特别推荐一下。

《UPLINK 攻略流程(日记版) (BTW:知道结果再玩就没意思了)》作者:佚名;发帖ip:219.236.187.*

2010年4月1日

今天我做了一个影响我一生的决定–成为一个顶尖的黑客!
于是我发了一封e-mail到网上最大的黑客组织uplink(至于我是怎么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属于极度的秘密,要是我在这里说了,明天我就见不到日出了),要求成为他们的成员。
e-mail很快就有了回复,他们给了我几个最常用的工具和一次测试的机会——入侵一台名叫”uplink test machine”的服务器,并且偷取上面的“test data file”这个文档!
经过了几次跳转,我来到了”uplink test machine”的登陆界面。
打开”trace tracker”(反跟踪软件)
打开”password breaker”(密码破解软件)
深吸了一口气。
开始破解密码!
随着时间的流逝,8位的密码已经解除了6位,trace tracker的警报声也越来越频繁。
“God bless me!”我心中默念。一定要成功。
“Bingoal”,成功解开了密码!
我找到”test data file”开始下载!
完成之后,警报声显示大概还有10秒我就会被发现。而我还没有清除登陆纪录。
“快..快..快..”
我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
终于,在最后一秒,我成功清除了纪录,断开与服务器的连接。
我呆呆的看着显示器,紧张的心情还没有缓和下来。
“刚才要是再慢一秒,我的黑客梦想就结束了。”
太刺激了!要是我有心脏病就死定了。哈哈!
我把下载的文件发给了uplink,在一封祝贺信之后,我获得了登陆uplink internal service的账号!
我的黑客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2010年4月3日

我度过了很无聊的两天,接到的任务都无非是删除或者偷取服务器上的文件。
开始还很紧张和兴奋,但是次数一多就慢慢变得麻木了。
试想,一直重复着机械一般的动作有谁会不感到无聊呢?
………
………
在完成了n个类似的任务后,我收到了一封信。
“你的能力已经得到证明,你现在的等级已经提升。“
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我可以接2级的任务了。
匆忙登上Mission board,一个刚刚发布的任务吸引了我的注意。
“向有经验的黑客求助!”
我想,我现在已经算是一个有经验的黑客了吧!
于是我联系上了发布者。
发布者:十分感谢你的帮助!(等等,我还没说要帮助你)
我:好了,先说说任务的具体内容吧!
发布者:哦….我们….不行!我想,在你决定接受这个任务前,我不太方便告诉你具体的细节。
我:(还挺小心的)那好吧!至少你应该告诉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任务吧!
发布者:我…不,我们需要你入侵到某大学的服务器上帮我们修改一个人的资料。
我:(兴奋,终于摆脱偷、删文件的套路了)那是谁??
发布者:说了你也不知道,是我们的一个朋友。
我:你们准备出多少钱??
发布者:2500吧!
我:(晕倒!!天哪!这么多钱。)太少了。
发布者:我们出不起更多的钱了。
我:那么,我想先要一半。
发布者:好吧!
我:OK,这个任务我接下了。
发布者:具体细节,我们会发e-mail通知你。
好家伙,现在的学生真幸福啊!当初我上学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有黑客这种人的存在呢?
啊!e-mail来了。先看看吧。
…..
…..
名字:Alex Vniphase
需要:在个人能力一栏中添加“一级机械工程师”

记住了。

我驾轻就熟的通过多次跳板来到了这个大学的服务器,开始破解登陆密码。
谁知,刚开始就看到trace tracker显示只剩下50秒。
10秒钟之后密码破解完成。
还剩40秒
我进入数据库,输入名字”Alex Vniphase”,开始查找。
…..
…..
“快呀!我的天,快没时间了。”
在找到之后,时间显示我还有14秒。
我手忙脚乱的把“一级机械师”输入他的个人档案。
由于,紧张输入错误出现了好几次。
我深吸一口气对自己说:”要冷静“。
就这样,我浪费了宝贵的3秒钟。
更新。
还有5秒。
删除登陆纪录。
断开连接…
妈的,手心又出汗了。

2010年4月4日

看着手中这封充满溢美之词的感谢信和银行账户中多出的2500元,我心中的高兴可想而知。

“从今以后,社会上又多了一名机械工程师了。”
我决定奖励一下我自己,于是出去疯狂了一把。谁说黑客只会坐在电脑前面发呆?
…..
疯狂之后我,心情实在好的不得了,觉得自己已经迈进高手的殿堂了。
于是,决定再接一个任务来证明能力。
Mission board
“转账跟踪”
这个标题很简洁,但是这不是吸引我的原因。
我看了一下发布时间,2010年4月3日 19:00:00,距现在已经超过18个小时了。
这说明了什么不用我说了吧!
一般来说,一个任务的存在时间不应该会超过3个小时。
可能这个任务涉及到了很多黑客都忌讳的字眼——银行。因为众所周知,银行的保安系统是最严密的,而且从来没有任何的入侵纪录(可能有过也不会让你知道)。很多黑客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而选择入侵银行,后果大多都是一个——后半生在监狱里度过。
入侵银行,是很多黑客的梦想,包括我自己。
但是,我觉得我的技术已经达到了那个水平,而且我今天有感觉,我可以创造一个黑客界的神话。
于是,我联系了发布者。
发布者:感谢你的关注。
我:说说任务吧。(刚说出来我已经后悔了,人家可能告诉你吗?)
发布者:具体的现在还不能说,如果你接了这个任务我会用e-mail通知你。(果然)
我:那么,目标的安全级别呢?
发布者:你可能要面对firewal和proxy server(代理服务器)。
我:危险性很大,你准备付多少钱?
发布者:5100。
我:我还想要更多,你知道这是非常危险的。
发布者:……..好吧!我出6500。(我靠!真有钱,能加到5600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很好!我接受。但是你要先付一半的酬金。
发布者:没问题。
随后,我接到了一封e-mail。
这次的目标是一个叫做”Tom Winer”的家伙,所在银行的IP是“501.308.613.368“。
我要做的便是,取得银行的管理员权限,然后查找Tom Winer账户的密码。
然后用这个账户登陆,查看这个家伙最近把钱汇给了谁。
然后,把这个人的名字发回给发布者就可以了。

由于面对的目标是银行,就算我再怎么自大也不敢掉以轻心。
先到uplink的软件市场看了看,买了一套ip_probe(通过IP地址查询目标的安全措施)。
不查不知道,银行还真不是盖的。安装有5级的Proxy Server和5级的Moniter(监视器)。
到软件市场上一看,我的天,针对5级Proxy server的屏蔽软件居然要40000。
把我卖了可能也不知那么多钱。
怎么办?我只有12000。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我继续找,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Proxy Breaker,很便宜(比起上面那一个),只要4000。
软件介绍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一旦启动,马上就会被发现“。
我想,我的身手足够快了吧!应该没问题。
咬了咬牙,买吧!

好了,准备工作已经完成。
开始入侵!

因为目标是银行,所以我的跳转次数也达到了23次之多。
来到银行的管理员登陆界面我马上就傻眼了,居然有三重加密:
1.管理员密码
2.管理员声音
3.管理员硬件矩阵密码
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像去和一个武装到牙齿的人打架一样。
我手中原先无往不利的Password breaker,现在只能在第一道防线起作用。剩下的两道怎么办呢?矩阵密码还好说,只要是密码,就有被破解的可能。管理员的声音怎么办??难不成真的要把他绑架过来,然后比他说吗?
先不说其他,就我这个头,到时候人家绑我的可能性还要大些。
怎么办?
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放弃这个任务吗?
…..
算了,先到uplink的软件市场看看吧!如果还是没有收获的话也只能选择放弃了。
我的心里其实已经泄气了。

到了软件市场,首先发现了一个专门破解矩阵密码的软件,我如获至宝,打开简介一看,晕倒!
“本软件需要至少120GHz的CPU才能运行“
要知道我的CPU只有可怜的60GHz,眼见我在银行里的钱只有7000左右了。而一个120GHz的CPU要11000。
好吧好吧!我就重新开始机械的生活吧!

2010年4月5日

前几天的生活不堪回首,我为了挣钱,疯狂的接初级任务。

弄得我现在看起来和人们想象中的黑客一样——乱糟糟的头发,通红的眼睛,憔悴的神态…
老实说,我已经快疯了。
只有一个信念在苦苦支撑——银行、可恨的银行、TMD银行、我操银行的十八代祖宗…..
在骂了9999(开玩笑)之后,我的资金终于达到了17000。
我看了一眼我的账户后,喃喃的念叨:”你等着,明天…..”然后一道栽倒,睡着了。

2010年4月6日

这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入侵失败,当冰冷的手铐接触到我的皮肤的时候,我醒了。
还是摆脱不了梦的影响。放弃吗?
我呆呆的坐了两分钟,然后用力的一挥手。自己安慰自己道:”梦通常都是反的。”
说霸,抬头看了一眼窗外。
蓝天,白云。
美美的吸了一口气,开始工作吧!

来到硬件市场,花了11000买了一块120GHz的CPU,由于安装CPU需要大概24小时的时间(注意:我的电脑和现在大家的电脑不大相同,我使用的所用硬件都是安装在Gateway上的,我家里的只不过是一个终端而已),所以我只好四处去看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啊!这几天新闻不少,而且多数和我有关。
新闻这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接受新消息的地方,可是对于我们黑客来说这是检验任务完成与否最快的方法。
这里有一条新闻挺有趣的:
“昨天发现一名黑客入侵到某大学的服务器,并且修改了某学生的档案,此时目前还在调查中。
据校方说,他们的服务器安全措施非常严密,一般来说入侵是不可能的。”
严密??不是吧!这个大学的服务器我每天要进进出出10次以上,这还叫严密?呵呵!他们可真会说话!这么来说我家的后花园也是”安全措施非常严密”了!
也许….银行也不像传说中那么厉害吧!

由于前几天的疯狂,我的等级上升了3级,现在已经是”熟练”了。
能买到的软件也渐渐多了起来,软件市场就像是我们的武器库,一个再好的军人,没有精良装备的支持,也不可能发挥100%的战斗能力。
看看吧!有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



等等,Voice_Analyser?这是什么东西?
“本软件可以分析声音并且进行模拟”
不是真的吧!这么说….银行已经完蛋了?
看了看价格,5000。算了算了,这种东西我能不买吗?

我辛苦了两天赚来的钱,居然只能买两件东西。哎!这年头,劳动力不值钱呐。

2010年4月7日

在等待新CPU的时间中,我回想了起几天前做过的各种任务。
其中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

这天,我接了个任务,一个公司对一个屡次入侵他们网站的黑客恨之入骨,让我入侵社会犯罪数据库,在他的纪录中加上”严重高科技犯罪”一条。
我当时就觉得后背有些凉,但是谁让我穷而且有急等钱用呢?
入侵过程没什么好说的了。对于这种程度的入侵我已经麻木了。
我成功完成了任务,并借抹去了一切痕迹。
任务虽然完成了,钱也回到了我的账上,但是我的心情却一点都不好。
会不会有一天,我的名字也出现在Mission board上,会不会也有人为了除掉我,而聘请其他黑客?
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啊!CPU装好了。主机提示让我注销以后重新登陆。

一切就绪!
我搓了搓手,让胡思乱想的心冷静下来。
OK!开始吧!

我先登陆到银行的主页,查到了管理员的电话号码。
断开
打电话并且同时打开Voice_Analyser




有人吗?

挂断

管理员做梦都想不到,就着这几声“喂”让他所服务的银行臣服在我的脚下。

Voice_Analyser开始分析他的声音,大约10秒钟之后分析完成。

我再一次连接到银行的主页,又一次站到了梦想的面前,和上次不同,这一次,我没有了恐惧。
我心里在冷笑,仿佛银行的安全系统已经被我踩在了脚下。

…..
…..
入侵出奇的顺利,但我却有不好的感觉。
没理由这么简单吧!这可是银行啊!
想归想,我的手可没有一刻在闲着。
找到了目标账户的密码,并且登陆进去,查到了那条关键的转账纪录,记下了转到的银行IP,和账号。

断开
连接到接收银行,和上次一样如法炮制。先去“骚扰”管理员,然后又一次成功入侵。
……
终于,我完成了任务,获得了接收人的名字。
我将这个名字发给了任务发布者,他很守信,马上就将报酬回到了我的账户。
直到这时我还是不敢相信,我成功了。
但是我一直没办法高兴起来,我一直有不祥的感觉。
我使劲儿回想刚才的一系列工作有么有什么漏洞,破解——登陆——察看密码——删除纪录——断开。
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随后,我马上来到新闻板块,安静的等着。
5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
10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
不安开始渐渐占据我的心,为什么还没有,难道….

一封e-mail悄然无声地来到我的邮箱,在我最不想看到它的时候,它出现了。
我甚至没有勇气打开。
发信者正是我刚刚入侵的银行的管理员。

完了。
这是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意识。
又出汗了。
这次不单是手心,我全身都在出汗,冷的那种。
打开看吗?
这时我才注意到,握着鼠标的手已经开始不自禁的抖动了。
鼠标指针数次移动到信件上面又移回来,逃吧!
这时候逃跑还来得及。
但是,我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
作为一个黑客,我不能允许一个莫名其妙的错误。
死就死吧。至少让我死得明明白白。
打开邮件:
“你的黑客行为已经被我发现,而且查到了你的具体位置。
如果我愿意,随时可以向法庭起诉你。
你也知道,如果我那样做了会带来什么后果——你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
但是,我现在还没有决定是不是要起诉。
你们黑客应该有的是钱吧!那么,在明天之前你要是能把20000元汇到我的账户里,我们就私了了吧。
银行:66.544.54.87
账户:8226891
记住,明天之前。 ”

……
……
看完之后,我半天没办法定下心神。这一切难道是真的吗?
我的运气实在太好了。不就是20000吗?我大不了今天不睡了。

可是,到底那里除了问题?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我又将今天的行动想了一遍。
我可以确定,银行那边肯定没有什么痕迹了,而且我通过多大23个跳板….等等!!就是它,跳板!
我在转跳的时候会经过我的默认网关,上面的纪录就直接指向我自己。
对!一定是它。
我记得在时间还剩下3秒的时候我断开了银行的连接,这就代表着管理员已经追踪到了最后一个跳板——我的网关。就算当时我已经断开,但是我的登陆信息却还保存在网关上面。
妈的,还好我的运气好,遇到一个贪财的管理员。

为了筹措给银行管理员的20000,我又开始重复机械的动作。
虽说任务比较简单,但是我还是出现了很多次失误,好多次几乎又断送了我的人生,因为我一直在想——他真的会遵守约定吗?
万一他拿了钱之后还是起诉我怎么办?
就算他没有信誉我没有办法,现在只有这样一条路了。走吧!

为了这20000,我制造了2个计算机专家、1个IEEE工程师、5个金融高材生,把4个人定为杀人犯,甚至还直接把6个人的状态改为“死亡”。
我把我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感觉我走的路上堆满了别人的骨头。
一个黑客的一生,难道真的注定要与黑暗为伍吗?

我长叹了一口气,终于在明天之前把钱转过去了。
接下来的就只有等待。

啊!邮件来了。
这家伙回的倒是挺快的。
“钱已经全部收到,我会守口如瓶的”
是吗?我不大相信。
我来到新闻版面一看就是一整天。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那么多新闻?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新闻一条接一条的冒出来,天哪!原来除了我,还有那么多黑客在拼命工作。我仿佛第一天知道这个消息一样。
其实,黑客的生活实在太简单了,正因为简单所以容不得别人的介入,而自己也不没时间去接触。黑客没有朋友,也不能有朋友。
黑客的生活,是孤独的。
以前我总是下意识的认为,天底下只有我一个黑客。今天才真正知道,原来每天被修改纪录的人何止百千。我突然觉得有些害怕,我在想,现在还有几个人的身份和学历是没改过的?

修改一个人的各种纪录,对于我来说已经属于小菜一碟,想把他改成什么都可以。
而和我一样甚至比我还厉害的黑客还有很多,那么…….
我感觉到人类的危机来了。
信任的危机。

等了一整天,没有看到银行被入侵的新闻。心中一块大石落下。
原来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松弛下来。好了,噩梦终于过去了。
人这一轻松,身体的各种感觉就灵敏起来,我最先感觉到的就是——我好饿。
这是我才想起来,今天还没有吃过东西呢。

卖完东西后,我发现我账户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由于前几天硬件的升级,和交给银行管理员的学费,我已经没有多少钱了。
就算我再怎么神通广大,离开钱的支持我还能活几天?
但是我实在已经厌倦了接任务赚小钱的生活,那样活得太累了。
我又一次把目标锁定在了银行。
我决定大干一次,然后就退休。

由于上次的经验,这次我已经不太紧张了。
不就是银行吗?只有废物才会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而且,我不是废物。
….
….
我又一次成功得到了银行管理员的权限,匆匆查了一下账户中的剩余资金,哈哈!发现一个冤大头,居然有1400000。就你了。
记下密码。
删除登陆纪录。
退出。
一般用户登陆,开始转帐。
OK。
删除转账纪录。
断开。
不要忘了,还有最重要的一步。我交了20000学费就学会了这一招。
破解网关的密码。
删除我今天的使用纪录。
现在剩下的步骤就是等待和祈祷。

一封邮件有来到我的邮箱,我的嘴角不自主的一抽。
这次我没有犹豫,马上就打开。
“由于你的出色表现。你的等级已经升级到’专家'”。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什么??
哈哈!我真的成功了。

以后我还会愁没钱吗?我现在已经非常富有了,1400000呐!!
接下来的几天,我再没有工作,但是却把电脑升级到了顶级的配置,软件也把用得着的全都买下,就像大战前夕最后的武装一样,我到底在等什么呢?
我自己也不知道。

2010年4月2x日

不要怪我,那不是写错,我真的记不清今天是几号了?
这些日子我过的浑浑噩噩,有钱嘛!
如果这封邮件不来,也许我的下半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该来的想躲也躲不掉。
这封邮件很奇怪,是uplink的黑客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人写给我的。我不认识他。
“给所有的uplink黑客
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就代表我已经死了。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为ARC公司的一个极度机密的项目工作,但是直到昨天
我都还不知道我写的代码到底用来做什么。
于是我决定找出事情的真相。
这个项目的名称是——启示录
我入侵了他们的电脑,准备偷取所有的文档。
但不幸的是,被他们发现了,我不得不开始逃亡。
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么他们已经抓到我了。
ACR公司是不可信的。我们大家必须团结起来,然后再可怕的事情发生前找出真相。
我不知道,这封信是不是来得太迟了。”
启示录?ARC?
这都是什么东西?

2010年4月23日

这些日子我近乎疯狂的收集着有关ARC公司的一切,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也许是愤怒,也许是好奇。
ARC公司就像一个谜,对他了解得越多,谜团就越多。
它是一件服务器软件开发公司,我查过他们的产品纪录,奇怪的是公司已经开张了近3年,居然没有任何产品面世,这样的答案似乎没有说服力,没有产品的话,他们靠什么赚钱呢?
一头雾水。
我已经用尽浑身的解数,还是没有头绪。
好吧好吧!船到桥头自然直,我还是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吧。
…..
这时我才发现我的邮箱里又多了一封邮件。
啊,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一看发信时间,两个小时以前。哦,那时我正一门心思找ARC的资料。
这封信是uplnk黑客排行榜第二的人发给我的。
“给所有uplink的黑客同行:
我是Kerl Market.
也许你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事情远比你想象中要可怕。
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后果只有一个——死亡或者消失。

所以,我希望我们可以联合起来,一起查清楚这件事情。
如果,你认为你是uplink黑客联盟的成员,而且对这件事情感兴趣的话,请马上和我联系。
要快!
希望为时还不晚。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有那么严重吗?
事不宜迟,我马上回信,表示我愿意合作。
谁说黑客只会一个人单干,这次就让ARC尝尝惹怒黑客的下场。
我急切的等待着Kerl的回信,一场大战已经迫在眉睫。

30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消息。
我有了不祥的预感。
不能再等了,一个人开始战斗吗?
不,Kerl已经警告过,我不会傻到用生命作赌注。
联络其他黑客吧!一定有人会加入的。
我来到uplink的黑客排行榜…..惊呆了!!
排名前十的已经有5个失踪了,而我,就是排名第六。
我呆呆的看着显示器,一种不知名的恐惧悄然无声的占据了我的心。
不知名的恐惧是最可怕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敌人是谁,会在什么时候给你致命一击。
可是,为什么呢?他们在两个小时以前到底做了什么?ARC在研究什么?启示录又是一个怎样的计划?!
一个又一个的疑团把我的思绪扯的一团糟。
…..
一封邮件来了。发信人竟然是ARC!!
在我眼中,这封邮件就像索命的黑白无常。
他们想要做什么?
“你好!我代表ARC公司。
我们已经注意你很久了,看起来,你对我们公司有着相当大的兴趣。
不管你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我要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妄图和我们做对,固执的下场我想不用我 多说了吧!你有很多把柄握在我们手上。
现在,我们给你也个机会——和我们合作。
你想清楚以后给我们一个答复,最好不要超过10分钟,除非你想测试我们的耐心。

我感觉我已经被一双黑手抓住了,逃无可逃。
我面前只有两条路:
1.为了我的人格和自尊,拼死抵抗。
2.为了生存,选择合作。
路已经确定了,我应该怎么走呢?

人的一生总要面对无数的选择,每一个选择都可以令剩下的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说,人的一生就是选择的一生。
但是,这一次不同。
以前的选择有个共同的前提:我根本不知道选择这个和选择另外一个对我以后的影响会是怎样,所以对于选择什么完全没有限制。
这一次我同,至少我清楚的感觉到,如果我选择不合作,那么我的生命很快就会完结。
我不是英雄,我不希望可以拯救世界,我只希望可以活下去。
合作,是我唯一的出路。
正义?!
命都没有了,要它还有什么用?
“好了,我跟你们合作”
从点击“发送邮件”那一刻起,我和恶魔签下了出卖我灵魂的约定。
“很好,我们很高兴你的正确判断。ARC公司非常欢迎你这样的高手加盟。
下面就是你的第一个任务:
这封邮件的附件中带了一个执行文件,你把它放到随便一个知名网站上,然后执行就可以了。
记住,千万不要在自己的机器上试验。也不要妄图在它身上做文章。
你完成任务后,不要写信通知我们。
我们自然会知道。

让我放病毒吗?还是木马?
我看了一眼附件——“Revolution.exe”。难道这就是Kerl说的…….启示录?

这就是Kerl提到会带来不可估量的严重后果的东西吗?
我注视着这个只有3GB的东西,虽然我能看见的,不过是它的名字,但是在我的脑海里它已经和恶魔画上了等号。
恶魔,居然是我放出去的。
我这算什么?汉奸吗?
不,不算。汉奸只是出卖了中国,而我呢?我出卖的是整个人类,我算什么?
若干年后的历史会不会这样写:“当年那场浩劫的始作俑者是一个叫AllenDang的黑客….”
这就叫遗臭万年吧。
…..
我感觉我已经站在整个人类的外围了,马上就会被孤立出来,就算死了,也会留下千古骂名,绝对不会有人姑息。
这可能就是和恶魔签下约定的代价。
回想以前的各种传说和故事,那些与恶魔签下约定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我也逃不出这个圈子,与恶魔打交道的人应得此报。
可我是被逼无奈啊!以前故事中的那些人有得选择吗?
到现在我才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事情的发展是由不得你控制的,它是前因的必然后果,既然你种下了“因”,就要有承担“果”的准备。

也许,以前的恶人也和我一样,走的是一条不归路,由不得他们自由选择吧。
算了,以后怎么样也好,我已经不再是我自己了,我的灵魂已经死了,剩下的不过一具行尸走肉。

身体已经不在归我控制了,我目光呆滞的看着屏幕,任由身体行动着,一步一步的走向深渊.
我知道我走的是一条不归路,我已经死了,20分钟以前…….
……
……
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命运之神的眷顾,就在这个节股眼上,一封邮件来了.
“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但愿吧!
有消息告诉我们,你已经开始和ARc合作,并且,他们研发已久的病毒就在你的手上,
(病毒吗?)要知道,一旦你把它投放到了某一个服务器上,在想要挽救就十分困难了
它可以造成难以想象的破坏,绝对是你难以想象的。
但愿你还没有开始行动。
我们代表Arumon公司,如果你肯把你手上的东西交给我们的话。我想,我们可以保证你的人 身安全,你要相信我们。关于你的同行们的遭遇,你可能已经猜到了,对,他们可能已经遇害了。难道,你真的想要和一个这么可怕的公司合作吗?
ARC是不可信的,和他们合作没有好下场。
如果你把”Revolution”交给我们的话,我们可以马上开始研发相应的反病毒程序。
马上把它交给我们吧!
要快!”
…..
……
这是什么?幻觉吗?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我手上有这个东西?
谜团真的越来越多了。
这封奇怪的信把我本来已经死了的心又重新唤醒了,虽然还有很多的疑点。
但是我的处境实在坏到了极致,就像一个快要淹死的人突然间又看到了阳光和一根可以救命的稻草一样,我根本没有经过考虑,马上就答应了。
就在我刚刚把”Revolution”寄出去不超过5分钟,一件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的嘴巴不受控制的张大到了极限,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就像死人的一样,一股寒意从内心深处瞬间扩散到了我的全身。
他们….他们….他们是神吗?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你绝对不可能体会我当时的那份惊讶。
ARC来了一封信,我的直觉告诉我,背叛已经曝光了。
“AllenDang,我们很失望,也很愤怒。
你将会为你的行为付出惨重代价。
我们将会让你后悔听说过ARC这个名字”
看完之后,我的心如死灰。
完了,看起来我的生命可以开始倒数了。
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怎么会这么快?ARC和Arumon到底是什么关系?
啊~~~~~我的头脑一片混乱。
试想,当一个人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还可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吗?
这一次,我真的绝望了,ARC的可怕,已经超过了我可以承受的限度。想想看,那些黑客排行榜上的顶尖人物的下场。我又怎么可能会幸免呢?
接下来的三天,我已经完全崩溃了。
每天惶惶不可终日的瞪着家里的门,有些期待,有些恐惧。
期待是因为我马上就可以解脱。
恐惧则是出于人的本能。
它一旦打开,我的生命就结束了。
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真的有天堂和地狱的话,我会去哪里呢?
渐渐的,我已经分不出白天和黑夜了,不,应该是不在乎了。
困了,慢慢自然就会睡着。饿了,随便找点东西塞进嘴里。醒了,又开始陷入矛盾当中。
这种日子,单是想想就会令人毛骨悚然,更别说亲自体验。
…….
…….
直到第三天。
我不知道那是到底是什么时候,朦胧中,我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一个以前我每天都要听到无数次的声音。我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但是到底是什么,我混乱的头脑怎么也想不出来。
于是,我睁开眼自然的向显示器看过去。
呀!Arumon来信了。

“AllenDang,非常感谢你提供的东西。
由于你的帮助,我们很快就研制出了专门对付”evolution”的杀毒程序。
但是,只有杀毒程序还不够,我们还需要知道,ARC将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放出”evolution”,所以,我们做了一个跟踪和监视的东西。
你需要把这个东西放到ARC的主服务器上,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运行。
我们就可以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
对了,关于你的人身安全,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派人24小时保护你了。

你要赶快行动,晚了,就来不及了。”
天!命运之神真实对我不薄。
我心中的乌云一下子就散了,但是整个人还处于虚脱状态。
哎!前几天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时间紧迫!!!我来不及照顾自己的身体了,马上打开一切所需的软件。
但愿,三天不会令我的技术变得生疏。
我感觉,我已经把自己的命运握在了手里。我不会再任它摆布了。

ARC的服务器是什么样的状态呢?
我实在很好奇,心里又有些虚,毕竟,它给我恐惧实在太多了。
这样一个神秘到了极点的公司的安全措施到底有多利害呢?
我一面想,手底下一面异常敏捷的操作着。
因为,这不单单是一次黑客任务,它也代表了我和我的命运开始了最殊死的斗争。
啊,奇怪!
不可能啊!ARC的服务器的安全措施居然……居然那么的不严密。
这种程度的防御,对于一个稍稍有点本事的黑客来说已经很简单,而对于像我这样一个顶级的黑客来说,进进出出简直简单的向出入自己的家一样简单。
可是,我已经来不及多想,马上把Arumon给我的程序复制到了服务器上面,删除了我的登陆信息,运行,退出。
作为一个制造如此厉害病毒的公司的主要服务器,安全措施低的令我吃惊。
不对,一定有什么事情不对。
我的直觉又一次告诉我,这件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
完成任务之后,一连两天都没有受到任何的邮件。
也许,我真的挽救了我的生命。
这两天里,我回想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一切,真不可思议,我一个小小的黑客居然也会身负拯救世界的重任,真是造化弄人啊!
这就是命运吧。
你根本不可能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你在10天前告诉我,我将会拯救世界的话!我一定会认为你是一个神经病。
也许,这就是生命的精彩之处。
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不,Arumon又来信了。
“AllenDang,我们现在开始和FBI合作,准备逮捕ARC的负责人。
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把他们逮捕归案。
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破坏Arumon的一个服务器,把它上面的东西彻底删除,别忘了,最后要留下ARC的人来过的线索。我相信,不用多说了吧!
你是专业的顶级黑客,这点事情因该不算难吧!
对了,做的时候一定要干净,如果你的线索没有完全删除的话,我们将不承认和你有过任何的关系。你好自为之”
FBI吗?看来这次ARC死定了。
用什么方式才能确保让别人相信是ARC做的呢?
啊!我想到了,就用ARC给我的病毒吧!希望Arumon早有准备。也许,这正是他们想要得吧。
…….
我干净利落的登上了Arumon的服务器,把Evolution放到上面并且执行。
真厉害,我刚刚运行就马上被踢出了服务器,不用说,这个服务器马上就当机了。
还好当时我没有因为好奇而在自己的电脑上运行,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等着看好戏吧!
我泡了一杯茶,来到uplink的新闻页面,慢慢的等着。
哈哈!来了!FBI真够快。
“今天上午,代号为‘evolution’的病毒首次出现就显示出了它强大的攻击力,它使得Arumon的一个服务器遭到了完全的破坏。经过FBI的调查,证据证明这正是次病毒的生产者ARC的杰作,ARC的CEO已被逮捕”
Bingo!!!
这下子他们不行了吧!
我想,我可以退休了吧!经过这段时间的起起落落,我已经在也不想做黑客了!

这几天,网络上一片恐慌。由于evolution的威力实在太厉害,所以就连uplink的主页上也装了一个Arumon放出的杀出软件的测试版。
而且uplink还发了一封警告所有uplink所属黑客的公告。
公告警告我们,不能和ARC有任何联系,否则,将永久删除其黑客资格。
这可能也是Arumon的杰作吧!
可是没过几天,我却惊讶的发现了一条关于Arumon的新闻。
新闻说,Arumon的总裁因为被证实入侵某银行而被逮捕。
不会吧!这明显是黑客的动作。
可是uplink已经警告所有黑客不能和ARC合作,难道,世界某处还有和uplink一样的黑客组织吗?
好可怕!

由于Arumon的CEO被捕,所以反病毒程序无法进行了。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因为现在的杀毒软件还不能完全防御evolution那强大的令人惊讶的破坏力。
我之前的努力看来是白费了,该来的,躲也没用。
这场浩劫看来在所难免了。
可是,谁知道呢?命运总是反复无常,说不定,我们还有一线希望。
我正想着,Arumon来了一封信。
“AllenDang,想必你已经知道ARC对我们做的事情了,我们的CEO不幸被捕。
但是这个反病毒程序的研发,绝对不能停下来,绝对!
现在我们虽然处在劣势,但还有一线希望。
如果,我们能获得evolution的源代码的话,就能及时完成反病毒软件。
这个任务很重要,也很困难,你一定要成功。
如果失败了,那么我们的世界也完了”
任务来了,我没得选择,开始吧!
来到了目标服务器,这次看来是要动真格的了,ARC的这个服务器的安全措施真不是盖的,可以和银行相比美了。
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可是出入银行可以随便转帐的。
……..
费了点力气,来到了文件服务器上。
果然,多了90GB的文件,哈哈!我要的就是这个东西。
由于文件实在太大,一次复制完成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重复了很多次同样的入侵才把整个东西下载到了我的硬盘上。
上传到Arumon的文件服务器上,给他们发了一封信,告诉他们任务完成。
我又一次拯救了世界吗?真是太简单了。
没过几天,可以完全防御evolution的软件终于开发完成。
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人人都欢欣鼓舞。
ARC的总裁在监狱里终于说出了实话:“我们之所以开发evolution,就是想让人们知道,电脑是不可靠的。现在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依赖于电脑,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放到电脑里就觉得很安全。不管什么项目,都交给电脑来解决。我们就想让人们认识到,电脑是多么脆弱。”
这就是原因吗?看起来满有道理,但是总觉得这并不是真正的原因。
但是只凭我一个人,怎么也想不出来。
算了,就这样吧!就算让我想出来又能怎么样?有人会相信我吗?
Arumon算是真的发财了。
看着新闻发布会上Arumon的新任总裁脸上得意的笑容,我在想,现在终于太平了。
我这个救世主的大功臣,应该也算是功勋卓著了吧!
也许,还能名留青史。哈哈!
看看Arumon是怎么说我吧!
我紧紧地听着Arumon的总裁,这个看起来有些发福的人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提到我。而他们之所以会得到evolution,是因为他们先进的网络检测手段!!??
那我算什么?
算了算了,人家好歹救了我一条命。
可是,事情并没有就这样完结。
就在新闻发布会后6天,我收到了一封匿名信。
“AllenDang,我知道你在ARC事件中是一个重要的角色。
但是你真的没有发觉,整件事情太过蹊跷了吗?
ARC的服务器想必你上去过,那种程度的安全措施,像是一个拥有制造evolution技术实力的公司该有的水平吗?就算是他们的主文件服务器,对于你这样的黑客来说也不是太困难。
还有,Arumon和ARC之间如果没有联系的话,他们怎么可能那么快的知道你的各种动作?
就算Arumon再厉害而且在拥有病毒源代码的条件下,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推出杀毒程序。
这一切的一切,你真的没有丝毫的怀疑吗?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那么到这里去看看吧!
你会发现整件事情的真相。”
他是谁?如果他知道的话,他为什么不自己站出来说话?
想归想,但是我的好奇心却驱使着我来到他给我的服务器上,看起了那个据说是真相的文档。
文档上有这么几段话。
“Evolution已经开发完成了,破坏力也达到了合同中的水平。
请放心,开发的过程绝对保密,虽然其间有过几个黑客试图入侵,但都被我们解决了。
明天我们就会找一个黑客,让他去放病毒,到时候就是看你们的了”

“恭喜,你们的杀毒软件已经造成很大的影响了。
看来,离成功已经不远了。
怎么样,evolution很厉害吧!
看看那些人们害怕的样子。”

“我们这边已经找人当替罪羊入狱了。
你们那边也准备好吧!

这是最后的一步了。
马上,我们就可以功成身退,享福去了。”

“钱已经收到,合同就此解除。
合作愉快。
希望以后还能合作”

这是什么?既没有发信人也没有接受者,就算是真的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可以说明这就是Arumon和ARC联手的证据。
我不能相信,就算我相信了,我又能怎么样?

我退出服务器时,已经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
我不打算相信这样一件荒诞不经的事情,直到我看到了那条新闻。

“今天,xx市警方在该市xx宾馆发现5具男性尸体,据查证这5个人就是在逃的ARC的核心成员”
……
难道,那个文档里记载的东西是真的?!!
我呢?所谓鸟尽弓藏,逃吧!
当我正准备把我放在银行里的钱转到我的一个秘密帐户里去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帐户已经被冻结了。
天哪!他们真的准备除掉我了。
可恨!!!!我帮了他们那么多,他们居然!!!
哼!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入侵银行,从我的帐户里强制把钱转到了秘密的帐户里。
然后夺门而出。
只要我能都逃出生天,我一定要让Arumon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Arumon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呢?
当我刚刚报道楼下的时候,FBI的警车已经到了。
在黑洞洞的枪口之下,我想任何人都会放弃逃走的想法吧!
有命该生,无命该死。
也许,我命中注定有此下场。
我闭上双眼,等着末日的来临。
冰冷的手铐毫无延迟的铐到了我的手上。
当时我脑子里的最后一个想法就是:
如果还有来生,我一定不会选择再作黑客。即使饿死街头,也永不后悔。
他们把我带到警察局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我被捕的原因,涉嫌谋杀ARC的在逃成员。
呵呵,他们真是太精明,好一个一石二鸟。
我知道,我怎么辩解都没用。他们要想除掉我,一定早就处心积虑。我又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呢?
我对他们提出的所有问题都保持沉默,你们想怎么样就来吧!我已经死心了。
经过一天无休止的审问,其实那根本不能叫做审问,因为自始至终我一句话也没说。
倒是他们让我知道了很多细节。
他们说,有证人亲眼看到我走进了那间宾馆,而且时间就在ARC那5个人死前5分钟。
而我杀他们的原因是,分赃不均。
哈哈,可笑!
对了,我银行帐户里的钱好像真的多了不少,Arumon做事真够彻底。
只怪我当时太匆忙,没有细细看清楚。
可是,就算我看清楚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难逃一劫。
算了,怪只怪我太倒霉,那么多黑客他们偏偏选中了我。造化弄人,我也没办法。
我闭上双眼,就等着主审下死刑判决。
……
……
“以下,就是我们对你所犯罪性所作出的判决。
AllenDang,你因为谋杀,但念在你所杀的人也是政府正在通缉的罪犯。
故,所判如下:
AllenDang,谋杀罪行成立,判有期徒刑10年。
即刻生效。”
什么?不杀我?
哈!造化真的很弄人,居然又一次让我逃过一死。
他们为什么要放过我?
也许,他们根本不知道那封匿名信,根本不知道我对他们所作的事情了解多少。
他们只是想让我闭嘴。
这不知道,算不算又救了我一次。
10年,算不了什么。他们怎么算也算不到我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钱转走吧!
10年过后,那些钱已经够我很好的享受我的下半生了。
……
……
在监狱的单调生活之下,时间过的真是很快。
转眼间,9年11个月零28天过去了。
也就是说,我马上就出狱了。
我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盼望着这个时刻的到来。
可是当它真的就要来的时候,我又有些手足无措了。
…….
啊!自由,在你拥有的时候你丝毫不会觉得它有什么珍贵的,但是到了你失去的时候,你才真正能体会到自由对于一个人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特别对于一个失去它已经10年之久的人来说,更是渴望的无以复加。
…….
当我走出拿到监狱的铁门的时候,我深深地感觉到了自由的魔力。它让我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希望。
从今以后,我想去哪里都可以了。我又自由了!
当我在监狱的时候,我一直在想,Arumon是不是已经成为全世界反病毒软件的巨头了呢?出去的时候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看看。
可是,当我真的出来的时候,我反倒没有了这份心情。
我永远不像在碰电脑了,也不再想接触任何与他相关的东西了。
我要忘掉它,忘掉我的过去。AllenDang已经死了。
…….
在钱的帮助下,我住进了当地最好的酒店。现在的我刚刚享受完桑拿带给我的舒爽,正准备下去餐厅好好大吃一顿。
我的门铃响了,我的心一跳,会是谁呢?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也许是服务生,我太多疑了。
我哼着歌,慢慢向们走去。
打开门。
果然是服务生,呼,下我一跳。
“请问是AllenDang先生吗?”
“对,我是。找我有事吗?”
“这里有你的一封信,清在这里签个字。”
“好的”
我一面拿着他递过来的笔,一面拆开信封,打开看看。
“AllenDang,你好!
恭喜你出狱了。
想必你现在过得很舒服吧!
我们知道,你把钱转走了。
我们是谁,想必你不会忘记吧!
Arumon!对了,就是我们……..”
我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手一松,笔落到了地上…..

作者: 投稿者(Guest)

本账号专门用于发表“转载资料”以及读者的投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